意味深长的看着她然后说了一句别乱跑坐车里乖

分享到:
 明灿没有放下她,心里已经有了接下来该怎么对她的办法。
 
    “以沫,你真的不打算和结婚吗?”明灿给她最后一次机会,认真的问她。
 
    以沫心里早有答案,想都没想的直接回答,“我要嫁给爱情,找个相爱的人结婚,而那个人,不是你。”
 
    明灿紧抿的唇角勾起一抹意味复杂的笑意,“我记得你爱我的。”
 
    以沫并不否认,但还是反驳,“但你不爱我啊,你不也已经都告诉我,会突然和我结婚的原因吗,我不要那样的婚姻。”
 
    就因为她爱他,所以更不要,一辈子并不长,她真的不想太憋屈自己,如果她爱他,而他不爱她,那样的婚姻,太苦了,她宁愿不要。
 
    电梯门打开,他扛着她在地下停车场找到车,然后将她放进车里,还帮她系好安全带。
 
    他上车后突然声音很低很小的说了一句,“你为什么不认为,其实我爱你。”
 
    播放器里正播放了轻音乐,虽然声音很小,车厢里也还算安静,但他刚才说话的声音也不大啊。
 
    以沫隐约的听到他刚才好像说话了,但到底说了什么,她真的没听到。
 
    她扭头看着已经发动车子的明灿哥,问他,“你刚才说了什么?”
 
    车子开车地下停车场,温暖耀眼的阳光照进车内,他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,很快的移开视线,目视前方,认真开车。
 
    他好像是又说了一句,“没说什么。”
 
    明灿不禁打心里苦笑,现在他会她说的话,如果是她不想听到的,都会自动屏蔽了吗?真是的。
 
 第293章 也许你不曾,想到我的心会疼
 
    以沫凝重的皱着眉看着他,她现在都怕会错过他说的某一句话,真怕他对她有所怀疑。
 
    他驱车上了高速,以沫问他,“去哪儿?我要回家。”
 
    明灿毫无波澜,回答的理直气壮,“找个合适的地方,对你潜规则啊。”
 
    “明灿哥!能不这样吗?”她真的受不了这样的他,或许是因为失去韩梅梅而伤心难过,如果需要她陪着他难过,那么她可以,但不是他现在这个样子。
 
    “周二的婚礼,必须如期举行,以沫,你别无选择。”
 
    “到底为什么?为什么非要这样互相折磨?”
 
    “谁知道呢?或许以后会有答案吧。”
 
    以沫对这样的明灿哥有种悲哀的无能为力,她不想纵容他这样折磨自己,但又会因为他眼底深处的那抹悲伤而不想去伤害他。
 
    她从包里拿出耳机,带着耳朵上,这样他过会儿突然和她说话,她听不到的话可以有理由搪塞。
 
    “我睡会儿,到了叫我。”
 
    他笑着问她,“就不怕我把你找个偏僻的地方买了啊?”
 
    以沫看着他菱角分明的侧脸,“那就卖了吧,只要你舍得。”
 
    明灿嗤之以鼻一笑,她明知道他舍不得,却仍旧可以对他的不舍若无其事,毫不在乎。
 
    她带上耳机,打开音乐,即使只有右耳能听到,她还是左耳也塞上耳机,因为并没有听到后来明灿喃喃自语般的那句,“你明知道我舍不得,以沫,你为什么总是可以对我百般狠心?”
 
    等了好一会儿都没等到她任何的反应,心如刀绞的扭头看她,她却已经没心没肺的戴着耳机睡着了。
 
    这个坏丫头,一定是上辈子欠了她太多,这辈子来还她的。
 
    服务区休息的时候,她没醒,他也就没叫她,从她左耳拿走耳机戴在他自己的耳朵里,这丫头,多大了,听的竟然是童话故事。
 
    美人鱼为了见到王子变成了泡沫,而王子到最后也没有认出美人鱼,所以说,不是所有你爱的人,都会爱上你。
 
    应该是车不走的关系,以沫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阳光刺眼,她捂着眼睛问他,“怎么不走了?到了吗?”
 
    明灿看她迷糊的样子特傻,“没有,要卖也得把你卖个远一点儿的地方,不然你自己跑回去怎么办。”
 
    以沫瞪着两只大眼睛质疑的看着他,“你还真的打算把我卖了啊,你这是非法买卖,贩卖人口,是犯罪。”
 
    她认真的样子,明灿却是哭笑不得,答非所问,“饿了吗?想吃什么?”
 
    以沫白他一眼,“怎么?还是称重算钱的啊,需要把我喂饱卖个好价钱。”
 
    明灿嘲讽,“算了吧,就你这样的,估计也没人要。”
 
    以沫呛他,“那你还要,还逼着我嫁。”
 
    明灿生气的说,“我脑子进水,我还傻。”他气的不是她,是他自己。
 
    “你……”他这么说,她心里却是特别的心疼他,怎么突然还觉得,是他比较可怜,她比较可恨呢。
 
    算了,心里难受死了,再看他的样子,就莫名的鼻酸,她真怕自己会矫情的掉眼泪。
 
    “我要吃泡面,爆辣的。”
 
    明灿意味深长的看着她,然后说了一句,“别乱跑,坐车里乖乖等着,你要是再这里走丢了,我真怕会找不到你。”
 
    以沫不服气的和顶嘴,反正就是不会乖乖的顺着他,“你走了我就打电话报警,告诉你,你绑架我。”
 
    不管她说的是真是假,反正明灿是拿走了她的手机,还把车门也锁上。
 
    坐在车里的以沫怒瞪着站在车外的明灿,他竟然真的以为她会逃走,一定是因为他心虚,他到底要带她去哪里啊?
 
    他很快端着泡面回来,而车里副驾驶的位置却空了,他心中一颤,明明锁了车的,她是怎么离开的。
 

欢迎转载神圣计划最新客户端下载-神圣计划客户端登录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神圣计划最新客户端下载-神圣计划客户端登录 » 意味深长的看着她然后说了一句别乱跑坐车里乖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