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点头是因为夜莺和他的初

分享到:
 
    靠着墙根,念叨着这个名字,苏锐的眼睛中划过一丝厉芒!
 
    他终于知道今天的事情是谁做下的了!
 
    南宫家族!
 
    五年前,当苏锐杀到南宫家族的时候,遇到了麦太山等一众高手的阻拦,可是在这么多高手的围追堵截中,苏锐依然把南宫尧变成了废人!
 
    但是在军刺穿透南宫尧肺部的同时,苏锐同样被麦太山从侧面打伤,断了两根肋骨!
 
    这个仇,早在五年前就已经结下来了!
 
    等到那一辆奔驰商务车开走半个小时之后,苏锐才冷冷说道:“我们行动,杀光他们。”
 
    五十个人,全部杀光?
 
    看着苏锐那似乎在说一件非常普通事情的样子,夜莺的心底颤了颤,她不怕杀人,也杀过人,可是这次要杀的是足足五十人,这让她有些难以接受。
 
    “现在或许还有些紧张,可是等到真的大开杀戒的时候,就什么都不怕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在夜莺耳边轻声说道:“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,南宫家有个传统,就是一直秘密招揽身怀命案的亡命之徒为其服务,以前的南宫老爷子就是这样,南宫瞬肯定也很好的把这一传统继承了下来。”
 
    不得不说,苏锐分析的一点不错!
 
    “杀掉这些人,你不用有任何的愧疚!”苏锐对夜莺攥了攥拳头,同时另外一只手在脖子上一划,做出了一个斩首的动作!
 
    夜莺点了点头,麦太山离开之后,她的心里也重新恢复了自信,至少不像之前那般紧张了。
 
    “我还有一个问题。”夜莺有些犹豫,说道:“为什么不等到麦太山再多离开一会儿?这样我们动手的时间也会足够长。”
 
    “你忘了这是哪里么?”苏锐一边伏在墙头上看着李玄指挥着手下搬运东西,一边说道:“金明开发区,距离津山市中心也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,如今已是夜间,没有堵车情况发生,恐怕现在的麦太山已经到了市中心的酒店住下了,就算时间再长一些也是没用,因为得到消息的麦太山一定会在半个小时之内出现。”
 
    听到这里,夜莺默然无语,在这样的战斗环境中,还能把时间计算的如此精确,不得不说,苏锐甩开她几百条街。
 
    “你不用紧张麦太山,他和你师父那个老混蛋没法相提并论,二人并不是同一个级别的。”
 
    “老混蛋?”听到这三个字,夜莺的眉毛皱了皱。
 
    说到这儿,苏锐冷笑:“如果不是麦太山这个家伙太过托大,又怎么会给我们把这些人团灭的机会?就算他得到消息赶来,最快也要半个小时,而这么长时间对于我们来说,已经足够了!”
 
    苏锐不禁有些遗憾,这次是带的人少了,否则的话,百分之百可以搞掉麦太山,对南宫家造成最沉重的打击!
 
    只要这个老家伙一死,那么南宫家族的最大依仗也就没有了!
 
    到了那个时候,就是南宫家族加速坠落的开始!
 
    苏锐看了看一旁的夜莺,道:“我们开始吧。”
 
    夜莺点了点头,眼中流露出坚定的意味:“我先去杀了那个领头的。”
 
    她指的是李玄。
 
    “不,留着他,不要杀掉,我们还指着这家伙给麦太山通风报信呢!在场的五十个人,也就只有他有资格联系麦太山!否则的话,就算把这里的所有人都杀光,麦太山也不会知道!”
 
    夜莺有些吃惊,吃惊于苏锐的决心:“你不会真的想弄死他吧?”
 
    “到现在你还在怀疑我的想法么?”
 
    说罢,苏锐的身形如电,已经翻身进入了院墙,整个人的身体融进了茫茫的黑暗中!
 
    夜莺盯着他的背影,轻声说道:“你为什么教我那么多?你到底是什么目的?”
 
    不管苏锐是什么目的,反正现在看来对夜莺来说都不会有任何的坏处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李玄今天可谓是担子最重的一个人,南宫瞬的希望完全寄托在他的肩膀上。其实,现在的李玄也是有着那么一点点私心的,他带来的秘密卫队可是严格训练了好几年,堪称南宫瞬的私人精锐,如果可以的话,他希望在麦太山抵达之前就干掉苏锐或者王飞志,这样的话,所有的功劳就能够分他一半!
 
    “所有的枪,全部装上消声器!”
 
    李玄站在场地中央,高声喊道:“我们按照之前的布置,开始演练站位,所有人准备好,进入准备状态!”
 
    李玄一声令下,这四十九名手下瞬间四散,寻找各自的掩体!
 
    为了这四十九人的布置,李玄可谓是绞尽了脑汁!
 
    除了留下十五人在场地中央以外,剩余的二十四人全部进入厂房和办公楼中隐藏起来,其中不乏狙击好手,人手一把枪,附带短刀匕首!
 
    这四栋厂房中的设备都是完好的,是最佳的掩体。李玄明白,必须把所有地形都利用上才行,如果苏锐被王飞志杀死了固然好,如果他胆敢一个人来报仇,那么最后倒霉的一定是他!
 
    无论是厂房还是办公楼,都被李玄研究的十分透彻,哪里适合做掩体,哪里适合发起冲锋,他全都一清二楚!
 
    为了能够成功上位,他也是蛮拼的!
 
    “好,到时候你们十五个人,就跟我站在这里等着验货。四个狙击手瞄准好目标,如果苏锐真的出现,你们只要在耳机中听到了我的咳嗽声,就毫不犹豫的立刻开枪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“杀不死他也不要紧,只要用子弹把他逼进任何一栋厂房就可以!”此时此刻,李玄不禁有了一种运筹帷幄的感觉:“其实这非常简单,场面上没有任何的掩体,为了躲避子弹,苏锐肯定会钻进厂房!到时候就是看另外一些弟兄们的了!”
 
    “不管苏锐进入哪个厂房,所有人即刻向目标靠拢,形成包围!”李玄难得有这种大权在握的感觉,高声说道:“另外,全部在脸上涂满油彩,防止反光!我们不是特种兵,但比他们更出色!”
 
    很可惜,李玄说的慷慨激昂,但是他的布置却全部都被苏锐听了过去。
 
    此时此刻,苏锐就趴在厂房的顶端,看着李玄的样子,有些嘲讽的说道:“布置的倒是挺周密,可是你们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来?我现在真的有一种想要放你们鸽子的冲动!”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291章 离奇死亡的恐慌!
 
    一个背着狙击槍的黑衣男人悄然爬上一栋的厂房顶部,这里是李玄为他设计的狙击地点,居高临下,易守难攻,从他的视角望去,整片厂区几乎没有任何的死角。
 
    此人曾经在六年前犯下命案,流亡三年被李玄找到,由于本身就有当兵的功夫底子,再加上长达三年的严格训练,此人已经成长为一名狙击好手。
 
    为了能够让自己的手下能够充分的为其所用,南宫瞬可谓是下足了本钱!不知道私自挪用了多少家族经费砸到了他的小队伍里!
 
    在这名狙击手看来,没有武功能够躲得过子.弹,因此他对于那些将苏锐神化了的人,非常嗤之以鼻。
 
    而这一次,无疑将是他的狙击槍大放异彩的时候。
 
    选好了狙击位,趴在厂房边上,此人虚虚地抠了一下扳机,同时口中轻轻说道:“砰!”
 
    他的嘴角露出冷笑,仿佛已经看到了苏锐中弹之后一头栽倒的情形!
 
    可是,就在这个时候,一双手已经轻轻的抱住了他的头!
 
    怎么回事?
 
    由于本来就是黑夜,被人这么一弄,这狙击手顿时感觉到毛骨悚然,差点吓破了胆子!
 
    他刚刚想要转过身来放声高呼,放在头上的那一双手忽然来了个有力的变向,根本没给他任何出声的机会!
 
    这名狙击手只听到咔吧一声,脑袋便耷拉到了一旁!
 
    那一声“咔吧”,正是他颈椎被扭断的声音!
 
    刚才还自信满满要灭掉苏锐的狙击手,再也没有任何声息!
 
    与此同时,一个男人正藏身于黑暗厂房的老旧设备后面,他握着槍,就像是之前演练的一样,警惕的看着周围的动向。
 
    他知道,在这间厂房里,还有五个人,他们和自己一样,明天都担纲着狙杀苏锐的任务。
 
    他们都练了很久的槍法,只要苏锐一冲进厂房,那么六个人的手槍就会来上一轮齐射,那么多发子.弹,就算天王老子也躲不过去!
 
    一想到苏锐极有可能被毙于自己的槍口下,这个男人的呼吸都有些粗重了!如果自己杀了苏锐,那得是多大的功劳?
 
    想着想着,他的目光就变得有些炙热起来。
 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一把闪着寒芒的短刀,忽然从黑暗中伸出,已然轻轻的放在了他的脖子上!
 
    冰凉的刀锋贴着喉咙,让此人浑身打了个寒颤!与他眼睛中的炙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!
 
    同样的,他也想要大声呼喊,可是那短刀的主人并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,一划一拉,锋利的刀刃便像切豆腐一般划开了他的喉咙,毫无滞涩的割断了他的气管!
 
    凉丝丝的空气大量的涌入气管,而数不清的鲜血则是从伤口处喷发出来,瞬间染红了半台机器!
 
    他再也喊不出一个字,身体已经软绵绵的倒了下去!
 
    夜莺把他的身体轻轻的放倒在了地面上,然后身形如同鬼魅,再次隐入黑暗中!
 
    伸手不见五指的阴影中,似乎又有一道如同月光般的寒芒闪过……
 
    三分钟后,李玄开始对着通讯器说道:“好了,第一轮演习结束,大家表现不错,已经很熟练了!接下来我们开始演练接应和跑位!不要把这当成演习,敌人很强大,千万不可掉以轻心!”
 
    “除了四名狙击手继续潜伏在厂房和办公楼顶端以外,所有人全部到场地中央集中!”
 
    这些人刚刚到达隐蔽地点才两分钟而已,又开始急匆匆的朝场地中央跑去!
 
    看来这支队伍的整体纪律还算不错,真正做到的令行禁止,殊不知李玄在训练这些亡命之徒的时候,也是颇费了一番周折,不得已槍毙了两个人之后才彻底的震住他们。
 
    “好,下面进行掩护示范。”李玄喊道:“这种示范我们在之前已经多次训练过,相信大家非常熟悉,但是现在要根据实际地形再做一次,有备无患!”
 
    “就由第一组第二组来进行示范!第二组出列!”李玄负手而立:“当第一组遭受攻击的时候,你们第二组该怎么办?”
 
    “嗯?怎么回事?”
 
    就当第二组才刚刚站出来的时候,李玄就已经敏锐的发现,第二组里少了两个人!
 
    按理说不应该啊,自己已经千叮咛万嘱咐,只要有情况就必须先请示,在这种节骨眼上,这两个家伙不至于会犯那么低级的错误吧!
 
    李玄再次扫视了队伍一遍,依然没有发现那两个人的身影!
 
    “奇怪啊,刚才他们两个还一起进的二号厂房,怎么现在没出来呢?”第二组的一个人说道。
 
    由于厂房实在太黑,他们在离开的时候也没有注意到同伴有没有出来!
 
    “所有人立即去找!”李玄面色冷峻,说罢,一马当先,带着一群人朝着二号厂房行去!
 
    “给我开灯!”李玄面沉如水,看着一片漆黑的厂房,本能的感觉有些诡异!
 
    黑夜,总会给人一种极度不安全的感觉!
 
    “队长,这里废弃许久,电早就断了!”
 
    “那就打开手电,进去仔细的搜!”
 
    仅有的十来个手电同时亮起,他们一边喊着一边找,却没有任何人来回答。
 
    空空荡荡的回声和杂乱无章的脚步声,无疑加重了诡异的氛围。
 
    就在这些人正认真寻找的时候,他们没有人注意到,走在队伍最后方的一个人,忽然好想被扼住了脖子,整个人被迅速吊起,直接拽到了厂房上面!
 
    在他被吊起来的一瞬间,颈椎就无法支撑住身体的压力,直接拽的脱节!
 
    颈椎一断,下半身的秽.物便直接涌出来!此人眼睛圆睁,舌头伸出嘴外,竟是被活生生勒死!
 
    苏锐做的这一切无声无息,但是对面厂房顶端的狙击手似乎已经注意到了这边的异常情况!
 
    那名狙击手本来正用瞄准镜看着厂房中的情况,忽然发现同伴被凭空吊起,整个人的身体都紧绷了起来!
 
    由于注意力始终全神贯注的锁定在下方,他并没有发现,另外三名和他同时潜伏在厂房顶端的同伴,都已经遭遇了毒手!
 
    他想要示警,却已经来不及了,一道雪亮刀芒一放即收!他的喉咙瞬间被割开!
 
    捂着脖子,鲜血不断从指缝间涌出来,这名狙击手到死的时候都没有看清楚是什么人杀掉的他!
 
    苏锐也同样看到了这一抹寒芒,他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,点头是因为夜莺和他的初次配合还算比较默契,摇头是因为那龙凤呈祥的双刀实在是太过显眼,即便是在仅有几点星光的夜里,也同样让人可以看到寒芒。
 
    “以后再找她一起行动,就得用油漆先把刀涂黑了。”苏锐低声说道。
 
    与此同时,一股难言的恐慌情绪已经在二号厂房的人们心中逐渐蔓延开来!
 
    他们并没有看到人,但已经闻到了清楚的血腥气息!
 
    李玄抽了抽鼻子,大感不妙,高喊:“子.弹上膛,全部戒备!”
 
    “队长,这里有血迹!”
 
    一个人用手电照着地上的一摊鲜血,有些惊慌的大喊!
 
    此人也是隶属于二组,他并不知道这滩鲜血是什么时候出现的!但是极有可能是属于他那个同伴无疑!
 
    “这里也有血迹!”另外一人用手电照亮了那台被染红了的机器!
 
    死了两个人,但是却不见尸首!
 
   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难言的诡异!他们情不自禁的感觉到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!皮肤上全是鸡皮疙瘩!
 
    “尸体去哪里了?尸体去哪里了?”

欢迎转载神圣计划最新客户端下载-神圣计划客户端登录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神圣计划最新客户端下载-神圣计划客户端登录 » 他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点头是因为夜莺和他的初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